[免责声明]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自行发布,请小心求证!本站不承担因此造成的任何后果! 加入收藏 广告招租 注册VIP会员 人才招聘 服务台
围棋教育信息网——名师名校,首屈一指
  微信公众号:qisedu_com 扫一扫
首页 棋坛快讯 图片中心 教学文摘 围棋文化  
免费发布信息
北京 - 上海 - 深圳 - 苏州 - 温州 - 金华 - 广东 - 重庆 - 天津 - 辽宁 - 江苏 - 浙江 - 福建 - 山东 会员中心
新疆 - 河北 - 吉林 - 黑龙江 - 安徽 - 江西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广西 - 四川 - 云南 - 陕西 - 甘肃 -
深圳市博弈少儿围棋学院
深圳市博弈少儿围棋学院 深圳市博弈少儿围棋学院招聘老师
平阳乐弈少儿围棋
平阳乐弈少儿围棋 平阳乐弈少儿围棋招聘老师
了解详情
了解详情
了解详情
无锡市崇安区元坤围棋培训部
无锡市崇安区元坤围棋培训部 无锡市崇安区元坤围棋培训部招聘老师
新世界教育集团
新世界教育集团 新世界教育集团招聘老师
了解详情
深圳市博弈少儿围棋学院
深圳市博弈少儿围棋学院 深圳市博弈少儿围棋学院招聘老师
乌鹭传|围棋第一网游
超想教育
超想教育
了解详情
注册VIP会员独享海量信息平台! tanroad
 
 ·七色都围棋人脉圈|招聘求职更方便!
 ·本站已正式更名为七色都@围棋!
 ·全站固顶VIP会员六折优惠!
 ·省市专属VIP会员七折优惠!
全国优秀围棋教师评比

>>>更多教学文摘

您现在位置:首页教学文摘 本栏目内容均从网上转载,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通知本站,谢谢!


放弃冲段 围棋之路变得更宽——少年棋手的“围城”
[2013/1/14]

目前国内究竟有多少娃娃在学围棋,没法统计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据报道,在江浙一带一个市就有三万学棋儿童,可见一斑。在棋城成都,学棋的娃娃也应该超过一万人。作为成为职业棋手的唯一途径,每年都会有四百多名冲段少年在全国定段赛上为二十多个名额而拼争,竞争之惨烈远甚于高考。据统计,全国定段赛始于1988年,25年来只有306人通过定段赛成为职业棋手,一批批冲段少年倒在“滩头阵地”。在刚刚结束的晚报杯围棋赛上,就能看到30余名冲段少年的身影。他们能如愿吗?谁也不知道。

围棋少年冲段,就像围城一样,在里面的想出来,在外面的想进去。然而,并不是每个学棋少年都会成为“石佛”、古力、李世石,他们其中的部分人注定将在这场残酷的淘汰中出局。在昨日落幕的晚报杯围棋锦标赛期间,成都晚报记者采访了多位棋手后发现,对于众多的冲段少年和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退一步或许会是一片天。

“围城”路窄

北京“留学” 花费巨大的独木桥

围棋专业人士这样形容:“17岁以下的少年棋手要想定段,非投身各大道场不可,道场就像流水线,生产出一批又一批的职业棋手。”如今,中国的90后棋手几乎都有在北京道场学棋的经历。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们也都执着地认为,学到一定程度就要往北京道场送,不然娃娃就当不了职业棋手。

据不完全统计,成都娃娃近年到北京道场学棋的有十几人,12岁的廖源培就是其中一个。目前在野狐道场学习的他这次是代表武汉晚报队参加晚报杯的,他8岁离开成都去武汉,在阮云生围棋道场学习两年,2010年到北京投身野狐道场。为了儿子学棋,廖源培的母亲辞职陪伴他学棋,从武汉一路到北京,他们在野狐道场附近租住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一年租金约4万元。从2009年至今,廖源培参加了四次全国定段赛,不过,因为临场发挥等多种因素,他与大多数棋童一样,还是未能成为职业棋手。

有人为这些“北漂一族”算过一笔账:道场学费约为一年5万,加上租房子的费用和吃饭的费用,一个棋童加上陪读妈妈就已经要花十来万了,如果经常请职业棋手上小课,加上外出比赛等,这个数还要往上升,家境宽裕一点的,甚至一年花费三十来万。成都晚报记者在晚报杯现场采访过一位前来陪赛的妈妈,谈到儿子的学棋之路,她显得很淡定,“其实他的实力已经具备,比如在道场跟职业初段、二段下训练棋,胜率也有50%。我们当然希望他能早日成为职业棋手,但我们的心态还是从容放松的,虽然几次没定段,但他不断取得的进步和成绩,就是我们坚持的信心和动力。”

围棋“北漂”大不易

道场学费 约为5万/年

房屋租金 数万元,视地段不等

吃饭 一个月怎么也得上千

职业棋手指导棋 400-1500元/两小时

外出比赛费用 出去一趟一般得两三千

定段赛晋级率 每年400多人参加定段赛,只有20多个名额,约为5%

“城”外路宽

换个战场 业余高手活得滋润

本届晚报杯代表东道主出战的马天放业余7段,可谓是不走寻常路。这位曾在2011年夺得晚报杯亚军的棋手的经历为诸多冲段少年提供了一个借鉴。

实际上,马天放是业余围棋高手中的一个另类,他学棋的过程完全是“野路子”,就连拿棋子放到棋盘上的手法也“土得掉渣”——别人是食指与中指夹着棋子打在棋盘上,马天放却是用5只手指聚拢在一起拿子放到棋盘上——围棋的优雅感在这位父母均是医生的年轻人手中荡然无存,一些看重围棋文化的棋手被气得摇头叹气。成都晚报记者曾为此问过马天放,为何拿子的手法如此另类?马天放回答说:“两只手指夹着棋子,我总觉得这样拿不稳,5只手指全用上就比较保险,至于美观与否,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这丝毫不影响马天放在业余比赛中狂揽奖金。连续3次冲段无果的他发现,如果自己的天分不能成为职业棋手排名前50名,那还不如一直待在业余围棋界,毕竟这些年全国性的业余比赛甚多,奖金也大有提高,多则如国学杯的10万元,少则也有2万元,这就是“宁为鸡头,莫为牛后” 的人生哲学。自2008年之后,棋力强大的马天放就滋润地活在业余围棋界,不再为每年的职业定段赛烦恼了。

放弃冲段 围棋之路变得更宽

就成都而言,在实行升段后共有7人成为职业棋手,他们是李莹、杨一、刘熙、李劼、郑策、曹又尹和古灵益。然而,在每年的定段赛上,都有棋城少年向初段发起冲击。不过,在近年来“壮志未酬”的少年中,一些人倒是找到了很好的出路。

2008年,以特长生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韩语系的叶畅毕业了,现在已经是中国棋院的工作人员。“回头看看,感觉现在的人生很充实。”当年,叶畅也曾为冲段绞尽脑汁,花费保守估计也在十多万。“不知道为什么,定段赛上我送了好多人上去,就是自己没上去。”叶畅最终选择了读书,围棋让她顺利地走入了大学,而且她的工作也与围棋息息相关。

来自成都的17岁少年薛维贵,两年前在成都围棋天元战上一举夺冠,成为棋城史上最年轻的天元。不过在今年的选拔赛上,他与代表成都晚报参加晚报杯的成都青旅队失之交臂。从小就在北京道场“留学”,参加过四次“冲段赛”的他不想放弃难得的机会,自费到西安代表拉萨晚报队出战。薛维贵从小就怀揣着当职业棋手的梦想,然而“冲段之难,难于上青天”,残酷的现实让已经高三的薛维贵选择回成都读书,准备高考。在放弃冲段之后,薛维贵围棋之路宽了许多,目前他在网站上开设的棋友会人数已突破一千人,而且还准备在春节之后举行一个比赛。实际上,像薛维贵这些已上高中的学棋少年们,或许已开始将围棋当成了另外一种“谋生”的手段,或参加高考以特长生读大学,或凭借这一技之长为今后步入社会打下基础。“虽然放弃冲段,但学围棋让我长见识,我想,拥有这一技之长,会让我终身受益。”薛维贵说。



关闭窗口] >>>更多教学文摘

 


©2005-2018 深圳市尧睿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广告招租 - 注册VIP会员 - 人才招聘 - 支付方式
联系电话:18923442468 客服QQ:6990202 粤ICP备13076320号-3